第12章 浅析

  “杨一明坠楼案,可以确定为他杀。”三天的时间,让江警官从陆德情史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现在坐在青烟家的客厅里讲述情况,干练地一如往昔。“为什么?”

  “自杀不可能嘛。通常,人自杀的原因分三种:第一,事业挫折。死者高等学历,职业体面,小有名气,前途无量;第二,感情挫折。他曾被妻子抛弃,又遭遇儿子早死,不是也挺过来了?目前对复合很有热情,就算不小心得知前妻再婚的消息,受到致命打击,也能顾虑到老父亲,不会作傻事;第三,其他挫折。世上总有些不公平的事,让人心里憋屈。但他是个律师啊,最懂得现代社会的规则,最知道该通过什么手段捍卫自己的权益。”之门“也对啊。有轻生倾向的人,都跑去当艺术家了,还轮不到律师来自杀。再说,他还和萧萧、云素约定过之后的事。”青烟抱着阿刁,帮它梳理长毛,“证据显示如何?支持这结论?”

  “又支持,又不支持。现场的指纹和脚印,只有死者一个人的。但诡异的是,尸体脚上穿着皮鞋。脚印也是它踩出来的,弄得客厅里到处是土。从家里的细节看,杨一明是个整洁的人,卫生习惯良好。计算从茗轩茶座到现场的距离,他到家的时间,大概在1:5左右,离坠楼尚有近半小时。他为什么在家这么久,却没有换拖鞋呢?”

  “1:5?很凑巧,是楼下住户听到响动的时间。”“所以我认为,杨一明在回去时,正撞见凶手在他家,两人很快开始了扭打,这足以解释为什么穿着皮鞋在屋子里乱踩。而且,死者的西服上,有多得不正常的褶皱,显然经过剧烈运动,也算上演武打片的证据。”“那凶手的痕迹呢?”

  “如果它戴了手套,换过拖鞋的话,就什么也查不到。但这很有趣,通常潜入别人家,会想到戴手套,却不太可能去换鞋。”江庭咂着嘴,“有股反客为主的味道哈。好像凶手把现场当成自己家了。”“嗯。”青烟赞同地点头,顺手剪去猫身上凝结的毛球,“两个人打起来,砸坏东西,惊动了邻居。这里有个问题,楼下当时听到的那句‘没事’,确定是死者的声音吗?”

  “你问得正中要害。”江庭无奈地笑着,“楼房的邻里关系,能指望吗?又隔着一层门,谁也不敢打包票。如果不是,那就是凶手,怕人闯进来发现自己,这没有问题;但如果是!杨一明为什么撒谎呢?只有一个理由:和他一起把家里变成废墟的人,他反倒急于袒护!”“好像越说,疑点越往某个人身上集中了。”青烟揉着剪下的猫毛,“算了,先别确定凶手,继续说当时。如果两个人打着打着,死者被推下楼,这还合理;但打斗停止后,过了好久才坠楼,就不大对劲了。”“我一开始也不明白,但联系另一个线索,就可以理解了。卫生间那些灰烬,经鉴定是纸制品,从墙上的黑烟和瓷砖上熏黄的面积看,还烧了不少。是什么时候烧的呢?肯定不是死者坠楼后。因为那是个居民区,尸体很快就会被发现,如果还滞留在屋子里的话,容易被赶来的保安邻居堵个正着。凶手应该没这么大胆量。所以,只能是死者坠楼前,也就是打完架后的这段时间。”“那杨律师呢?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自家烧东西?”

  “所以,我怀疑他当时是否清醒。既然体内没有安眠药和酒精,我只能认为他是在打斗中失去意识的。这么推断,之前的‘没事’,就应该是凶手说的;为什么杨律师没有出声?因为他当时已经昏迷了,大概是头部受伤。有时候内伤不一定要破皮见血,现场没有血迹也属正常。正因为没有出血,敲击凶器无法确定,偏偏坠楼时又磕到头严重变形,这种‘伤上加伤’的巧合,最无从查证。造成这种情况,可能凶手也没想到。这不会是刻意的,没人能准确预测掉下去什么部位先着地。”

  “可是,它却刻意制造了窗台和垫脚椅上的脚印,想伪装自杀,偏偏留下个怎么看都不像自杀的现场,这……”“很可能是个懂得要掩饰,但不懂得如何掩饰的犯罪初学者。”青烟不评论,神情疲惫地窝在沙发里。江庭自顾自说下去:“我想了好几天,作过许多假设,这已经是最合理的结论了。但,还是有很多不能解释。比如,那个三分钟无声电话,如果是假的,这谎言也太拙劣了;是真的,又有什么目的呢?嫁祸吗?”凝眉停顿片刻,“还有就是那些纸灰。凶手烧的,到底是什么?检验的关键一页?没有用处啊。陆云素和她爸爸都在,想要重新作随时可以,隐瞒结果毫无意义的。”之门“检验结果,你去证实过吗?”“陆云素没有说谎。我拿着她缺了一页的鉴定书,找回出示它的地方。人家说,他们确实有亲缘关系。因为,一般作这个,父本和子本都用血液,而这次一边用的是头发,所以印象非常深刻。”江庭一摊手,作个困惑的表情,“你看,这么简单就能验证。烧掉简直多此一举。可如果不是它,又是什么呢?”

  “你怎么确定,烧了的就是它呢?”所“我们在现场仔细搜查过,都没有发现这一页啊。其实,死者把它落在家这一点,比案情更为可疑。杨律师一个有条理的人,会作这么马虎的事?不得不怀疑,他是故意扣押。动机呢?让陆云素顺利拿到手的话,可能会送到父亲病床前,激发他的愧疚感,然后多留些遗产给小女儿。这么说来,延迟的目的就是不让这一切发生。如果不是出于另一遗产受益人的指使,就是他主动献媚。”“转来转去,又回到她身上了吗?”所“当然。案发时,所有相关人都聚集在两个点上,一边是你们毫无利害关系的三个女人,一边是一对夫妻。这种不在场证明,我们从来只信一半。再说,考虑一下死者被杀的动机。仅仅是前夫的身份,谈不上利益牵扯,可能性较高的,倒是灭口了。你想,遗嘱是悄悄写的,知情者只有订立人和律师而已。对那两姐妹而言,到时候的继承,简直是一翻两瞪眼的赌局。想事先偷看底牌也是人之常情。”

  “你是说,有人为了打听内容而收买杨律师,消息掌握后就下手除去垫脚石?”

  “还‘有人’干什么?很清楚,能作到这些的,只有一个人啊。从各方面看,杨一明都是个正直得甚至不适合作律师的人。以现代普遍的标准衡量,他的道德观可称洁癖,用钱怕是不能动摇了。但越是这种好男人,在遇到某类型或某一个女人时,越会疯狂得抛弃理智。”江庭滔滔不绝地说着,视线偶尔扫过青烟,总觉得不对。这么久之后终于恍悟:眼前的女人,有一张绝佳的听众脸。你肚子里有什么东西,会一古脑全倒出来,却往往忘记她还没有发表意见。“我说顾问,别老听我讲啊,你到底有什么想法?”“这个,”青烟轻描淡写道,“有一个人,导演了陆家那诸多怪事,这次,也毫无疑问在撒谎。”

  “是谁?”

  “不,我不明白,到底……还是该了解更多啊。”无视江警官的急迫,青烟举起阿刁,和它鼻子对鼻子,似乎在对猫说话,“刚接触这案子,就有一种扭曲的感觉。本来应该是一出豪门惨剧,继承人和被继承人却都安然无恙,律师反而莫名罹难,好像没有死到点子上。如果本案与陆家有关,那唯一的联系只有遗嘱。咱们去看看,它是怎么写的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