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台海浊浪 美中交锋

  1. 台海浊浪

  朝鲜战争之后,艾森豪威尔对外方针的立脚点是,在解决世界性*对外政策的重大问题时,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盟友的力量。

  可以说,艾森豪威尔当政期间,美国的对外政策被称为“条约狂”,这绝非偶然:1954年成立东南亚条约组织,1957年成立中央条约组织。到50年代末,美国已同42个国家建立了“军事义务”的关系。这是一个用密集的军事基地对苏联及其盟国进行总体包围的方针。

  美中关系,则是前任的民主党总统留给艾森豪威尔的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中国革命的胜利,给美国在亚洲大陆的地位以迎头痛击。亚洲大片地区以及世界范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急剧变化,这一情况需要美国对其对外政策进行认真的调整。

  美国对亚洲政策的一切重要问题——苏美关系、朝鲜战争、日本问题、印支战争、台湾问题,都同极为复杂的美中关系不可分割地连在一起。

  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艾森豪威尔在一项声明中强调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封锁等于是战争举动。”他指出,在没有与国会磋商前,他永远不会采取会导致战争的冲动步骤。

  不过,当艾森豪威尔入主白宫时,美国实际上与中国处于战争状态。在他主持白宫的8年中,两大国的关系不时呈现紧张状态,台湾海峡多次掀起滔天浊浪,这是与艾森豪威尔所奉行的“扶蒋反华”的反动政策密切相关的。

  美国侵朝和法国殖民主义者侵越失败,提高了台湾在华盛顿政治交易所里的身价。美国认为,台湾是“美国在亚洲条约系统的关键环节”。美国毫不隐讳地说,他们打算使台湾军国主义化,以巩固从南方进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个天然的战略基地。

  艾森豪威尔上台后不久,便用条约形式来固定美国和台湾的关系。继美国第7舰队侵入台湾海峡之后,1954年12月2日,艾森豪威尔zheng府 公然与蒋介石订立 “共同防御条约”,在台湾海峡加紧扩大侵略战争的部署。该条约宣称,美蒋将采取行动对付“共同危险”。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即发表声明,指出这个条约是非法 的、无效的。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卡涅宣称,美国在太平洋的海军部队已“处于准备停当状态”,“可以接受分配给他们的任何任务”。美国的间谍机关则纷纷在中国沿海金门、马祖、白犬、大陈等岛设立特务机关,向大陆派遣特务,发展“游击武装”,以配合正面“反攻大陆”。

  美国军事顾问团则直接帮助蒋介石在中国沿海岛屿构筑“反攻大陆”的前哨基地,利用海岛上的险峻地形,在滩头和纵深处建筑了永久性*及半永久性*的碉堡,设置了重重铁丝网,并且在岛的四周和岩缝里埋下了大量的地雷和爆炸物。

  路透社的记者惊呼,“美国要在亚洲大陆和中国共|产|党作战了”。

  杜勒斯在此问题上与艾森豪威尔的观点不谋而合。他认为,美国对亚洲的政策应当依靠蒋介石。他在1953年3月31日的一份文件中写道:

  “对于多数人,蒋介石是战争时期的英雄。过去,比如在雅尔塔,我们没有忠诚地对待他。不要重犯过去的错误。美国应该记住,蒋介石仍然是中国惟一杰出的**领袖,直到今天,也还没有更高瞻远瞩能接他的班的人,或能代替他的人。”

  赤裸裸的炫耀“实力”政策,引起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不安,连美国的同盟国领袖也都对此举纷纷提出异议。丘吉尔声明,英国“不会把以沿海岛屿控制 在蒋介石手中为目的的战争看作是防御战争”,因这一行动也许会遭到十分不幸的反应,而无补于军事优势。加拿大官员莱斯特·皮尔逊强调,加拿大不会为沿海岛 屿而战。印度总统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说:“这个命令加重了世界上的恐惧病。”

  除了在军事上进行封锁外,美国还急不可待地提出必须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加紧实行外交封锁。艾森豪威尔的总统特别助理罗伯特·格雷认为:“一旦红色*中国在联合国取得代表6.4亿大陆中国人民的权利,那将是他们最大的政治胜利。”

  在美国的纵容和支持下,蒋介石仿佛吃了“定心丸”,摩拳擦掌,不时地对大陆进行骚扰,在台湾海峡炮制了一起又一起严重事端。

  1955年元旦,蒋介石预言在金门和马祖“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而在台湾海峡的另一边,周恩来总理说,“进攻迫在眉睫”。台湾危机一触即发。

  为了表示中国人民的尊严和主权,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955年1月18日奉命向一江山岛发起进攻,攻势异常凌厉,激烈的战争持续了53个小时。国 民党守军司令王生明负隅顽抗,结果作了蒋介石的牺牲品。战争以解放全岛告终。美国人急了。随后美国国会授权总统可以使用美国武装部队来对付“红色*”中华 人民共和国。条文规定:

  “在此授与美国总统在他确信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美国军队的权力,以确保台湾和澎湖列岛的安全,免遭武装进犯。这项授权同时也包括保卫在友邦手 中的,与上述地区相关的据点和领土的安全,以及在确保台湾和澎湖列岛安全的防务过程中,采取他断定为必需的或适当的任何其他这样的措施。”

  1月21日,艾森豪威尔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杜勒斯及威尔逊。他概述了他提出这份议案的四个理由:(1)它合乎逻辑的目 的;(2)让中|共知道“我们的意图”;(3)消除我们是否根据宪法行事的怀疑;(4)鼓励国民党的士气。艾森豪威尔还气势汹汹地扬言,他“已下定决心让 中|共在中国海吃点苦头”,他不会“袖手旁观,听任赤色*分子在大陆集结大量军队以进犯台湾和澎湖列岛”。

  周恩来总理马上作出反应。他称“总统咨文”是“战争叫嚣”。他严正宣称:

  “中华人民共和国zheng府曾经一再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自己的领土台湾。美国zheng府在中国人民最近胜利地解放了一江山 岛之后,就一面加紧军事行动,进行战争挑衅,另一面策动通过联合国议定所谓停火协议的诡计,来干涉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 放台湾是中国的主权和内政,决不容他人干涉。”

  2. 核打击风波

  犹豫不决的艾森豪威尔对台海危机的政策始终没有确定下来。他并没有批准对中国大陆发动任何进攻。剩下的是金门和马祖两个岛屿了,谁都不清楚艾森豪威尔是否会为保卫这两个岛屿而战。

  所有的意见都纷纷堆到艾森豪威尔的桌上。有的建议立即发动全面核打击,有的提出从台湾撤军。欧洲人也不失时机地向艾森豪威尔施加压力。欧洲人担心,如果美国武装力量卷入中国海的战争,苏联可能会采取什么行动?

  艾森豪威尔对英国首相解释说,“我不认为苏联想在这个时候打仗,苏联不会卷入台湾的战斗,也不会轻易利用这个机会越过易北河。而且,正像多米诺骨牌理论,金门和马祖的失守,会导致西方在亚洲的整个地位的丧失。”

  丘吉尔表示不相信。他锁着眉头说:“显然,共|产|党所要的只是金门和马祖,并不会危及台湾——而且这个岛屿应属于中国。”

  艾森豪威尔摇摇头:“不,中|共在占领台湾以后,下一步将打日本的主意。把国民党安置在中国的一旁,始终威胁着要进攻大陆,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丘吉尔仍是不相信。他所需要的是谈判、停火、使局势平静下来。

  为了使其余海岛上的蒋军避免被歼的命运,2月5日,美国国务院被迫宣布,艾森豪威尔zheng府已下令第7舰队和其他美国部队“协助”蒋军从海岛上撤回台湾。

  可以说,一江山岛解放后,台湾军队中几乎没有人再相信蒋介石能够“带你们回大陆”的神话。在解放军的威慑之下,美蒋军队慌忙从大陈岛上撤退,台湾全岛一片沮丧气氛。

  焦急万分的杜勒斯约见总统,直陈了他的观点。“如果我们保卫金门和马祖”,他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就得使用原子武器。只有原子武器能有效地摧毁大陆上的机场”。

  艾森豪威尔惊讶地盯着杜勒斯:“那样欧洲人和日本人会怎么想?”

  杜勒斯回答说:“对此我已准备好应付最糟糕的情况。必须对全世界公众舆论做好准备工作。我认为美国参战的可能性*至少是50%。”

  艾森豪威尔并不希望使用原子武器。除了其他一些考虑之外,他最担心的是欧洲的反应,他知道大部分欧洲国家将不会批准。

  总统目前需要的是关于金门和马祖的更确切的情报。他把他最亲密、最信任的顾问古德帕斯特派到太平洋去。

  当古德帕斯特回来时,“特种武器”的使用已经成了公开辩论的问题。

  3月12日,杜勒斯在一篇演说中说,美国拥有“能彻底摧毁军事目标而不危及无关的居民中心的、强大的新式精密武器”。三天后,他甚至说得更加明确。他说,如果台湾海峡发生战争,美国准备使用战术核武器。

  显然,这是明确、毫不含糊的威胁,比两年前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发出的威胁要明确得多。这篇声明不可避免地在美国以及全世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吃一惊的新闻记者千方百计找到艾森豪威尔,请他谈谈对杜勒斯讲话的看法。艾森豪威尔一反常态,直截了当地说:“是的,我们当然会使某些小型战术原子武器。在这些战争中,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能使用原子武器,就像使用子弹或其他东西那样。”

  “那美国本身会不会在一次核战争中遭到毁灭呢?”记者追问道。

  “我有着很大的信心,如果一个人怕的要死,他在战争或其他方面永远作不出英明的决策。你必须正视现实。你必须有魄力去做,而不只是变得歇斯底里”。

  几天后,气氛更加紧张了。杜勒斯在一次演说中狂妄地评论说,“中国人是咄咄逼人、迫在眉睫的威胁,他们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他们比俄国人更危险。他们的侵略狂热可与希特勒相比。”

  此时的艾森豪威尔反而不再表态了。哈格蒂对艾森豪威尔说:“总统先生,我认为,目前台湾海峡的局势极为微妙,因此不管问到你什么问题,你都不应当作任何回答。”

  艾森豪威尔笑着回答说,“吉姆,你放心,如果有这样的问题提出来,我就把它搞混。”

  他确实这样做了。在记者招待会上,当记者问及台湾海峡时,艾森豪威尔作了长篇大论,东拉西扯,在座的没有人能够理解确切的答复。终于,一位记者忍不住了,打断总统的喋喋不休,问道:

  “总统先生,这件事我仍是弄不明白。”

  艾森豪威尔和颜悦色*地看了他一眼,微笑着接着说下去:

  “关于战争我知道的只有两点:战争中最变幻莫测的因素是人性*的每天表现;但是战争中惟一不变的也是人性*。其次是每场战争都会像在爆发和进行 时那样使你感到惊讶。因此要某人预言,特别是如果此人肩负着决策重任,预言他将使用什么武器,他将如何去使用,我以为这倒表现出他对战争的无知。这就是我 所坚信的。所以我认为你就得必须等待,而这是一位总统有朝一日可能遇上的、这种由上帝来作出的决定。”记者遂目瞪口呆。

  两天后,海军上将卡尼在一次私人宴会上向记者们宣称:“总统在考虑采取全面的军事行动,以摧毁赤色*中国的军事潜力,从而制止其扩张主义的倾向。我预料,战争将在4月15日爆发。”

  眼明手快的记者们立即在最短的时间内播发了这条颇具轰动的新闻。

  艾森豪威尔勃然大怒。“不可容忍”,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要告诉威尔逊,如果他对此不采取措施的话,我本人将接管国防部。告诉新闻界,不要被卡尼放出的消息引入歧途。要相信,zheng府在设法不发动战争来渡过危机。让卡尼闭上尊嘴!”

  艾森豪威尔“扶蒋反华”的政策处处碰壁,使他伤透了脑筋。为此,他不得不暂时采取了一些灵活的政策,避免了把两国关系弄到导致直接政治和军事冲突的地步。

  在经过几次反复之后,艾森豪威尔终于倾向于不与中国大陆交战的政策。他在一次会议上说,如果看来中|共只是对金门和马祖感兴趣,并不打算进攻台湾岛的话,美国将不准备插手。

  共2页:

  页

  1

  2

  页

推荐阅读: